这名“80后”能读懂三千年前古文字

他的故事,要从鲁迅讽刺顾颉刚谈“大禹治水”讲起

2018-01-04 10:24:04  来源: 许昌报业传媒集团  作者:

我要分享:

摘要: 工匠精神在快速、高效的生活中看似无迹可寻。但是,静下心来观察,有这样一群人,执着于一件事,把专注、思考、创新带入其中,久而久之,水滴石穿。这些人一生只做一件事。这件事的性价比或许不高。

遂公盨铭文拓片中的“禹”字
均为资料图片

遂公盨

今天,我们从一个匠心故事说起。

工匠精神在快速、高效的生活中看似无迹可寻。但是,静下心来观察,有这样一群人,执着于一件事,把专注、思考、创新带入其中,久而久之,水滴石穿。这些人一生只做一件事。这件事的性价比或许不高。当事情完成,这些人也未必会有物质意义上的赚头。但这种精神的存在告诉我们,这世上真的有不同寻常的坚持。而这份倔强的坚持终将告诉我们,将进入的是怎样一种未来。

“与学问无关的人,他大概看都不看一眼”

近百年前的1920年,顾颉刚先生曾提出,大禹并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:“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……或者有敷土的样子,所以就算他是开天辟地的人。流传到后来,就成了真的人王。”

这个假设遭到许多学者的反对。1935年,鲁迅创作《理水》(后被收入《故事新编》),写“大禹治水”的故事——发大水了,许多学者聚集在文化山上等救兵。他们不相信真的有个禹会来治水。学者说:“你们受了谣言的骗。其实,并没有所谓的禹。‘禹’是一条虫,虫会治水吗?”

正是从“大禹治水”开始,吴毅强激发了对古文字的好奇和热情。

他由硕士时的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转而投身古文字研究,从读博士至今已有10年。

吴毅强目前主要从事金文研究。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一位浙江大学老师这样描述他:“与学问无关的人,他大概看都不看一眼。”

在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出土文献研究中心,记者见到了吴毅强,他与另外三位老师共用一间约25平方米的办公室,每张办公桌上的古籍都摞到空中。来访者踮起脚往里看,几乎看不到大家的脸。

采访在该研究院的会议室进行,吴毅强抱进来的材料是4本巨大部头的工具书:《殷墟小屯村中村南甲骨》《夏商周青铜器研究·西周篇(上、下册)》《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(柒)》。他说,选这几本书是因为甲骨文、金文、简帛都涵盖到了。

他穿着很厚实的夹层冲锋衣,看上去仍旧单薄。他说话的声音很柔和,脸上没什么表情——正是“传说”中的样子。

他开讲的时候是另一种状态。

谈到鲁迅与顾颉刚的“争论”,吴毅强说:“鲁迅先生是在讽刺顾颉刚先生的假说。”

他写下“禹”字的金文字形——该字的主体部分是虫、蛇之形。“你看这个字的造型,所以顾颉刚说大禹是条虫。”

“研究古史,除了利用现有的文献记载外,还有一个可靠的方式,就是研究考古材料,尤其是研究出土文物上的文字记载。”吴毅强说。

吴毅强翻文献找到一件文物。2002年,由北京保利艺术博物馆收藏的遂公盨是一件西周的食器。器物的底部记载着98字的铭文,开篇记述了“大禹治水”的故事,后篇论述的内容却是“为政以德”。

吴毅强找出铭文拓片的影印材料,逐字读出。“这段记述的开头部分和《史记》上记录的‘大禹治水’的内容基本吻合。”这是他的结论。

“至少说明,西周的时候,人们就已知道大禹。”他又翻出一个文献——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战国中晚期的竹简图。“其中的一篇《容城氏》,也讲到‘大禹治水’的故事,内容更丰富、生动。”

记者从另一位浙江大学年轻老师那里,听到这样一个细节:有一天,她经过吴毅强的办公室,就想去“瞻仰”一下这名传说中的古文字迷。“我以为寒暄几句就可以出来,结果他滔滔不绝讲了很久……引经据典的时候,他更是一边掏出实物,一边翻书。那些书的每一页内容都在他脑子里,他很快就可以找到出处。”

只要跟吴毅强谈学问,他一定会表现出这种状态。

普通人大约无法理解吴毅强沉浸于古文字的单调,但是对他来说,这真是一件美事。

“金文都是铸刻或者雕刻在青铜器上的,器物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。遂公盨是西周中期的一件食器,距今约2900年,造型小巧流畅。盨上所铸铭文字体优美,行款疏朗,且字字珠玑,几无废言。”吴毅强说。

吴毅强能读懂的古文字,在现代人看来有如天书。他顺着文字内容,能考证、串联起几千年前的历史。这还不够有趣?

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“80后”


我和吴毅强只差4岁,但是我肯定这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“80后”。

采访后,我跟他聊这代人对时代的困惑和压抑,他只是有点儿同情地看着我,礼貌地附和一下。我才恍然大悟,他可能很少被这些凡事困扰。听他讲古文字的时候,他表达出的那种素净的欢乐能让人缓解日常附身的焦虑。

吴毅强也表达了他对日常的知足:在研究中心可以看到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最好的风景,斗室内的研究氛围非常具有包容性……

要不是我去采访,他的一天是这样过的:早上7时多到校,先读一段古书,比如《左传》《史记》《诗经》《尚书》《礼记》……9时到晚上9时是工作时间。他近期的工作内容是统计甲骨文单字、编辑工具书、整理博士后论文书稿。“今天还与同事讨论了李斯,法家理论是否更适合社会治理。”吴毅强说。

他不看电视,也不玩手机,没有微信,只用QQ——只为传图。“我之前一直用直板手机,最近两年才换了智能手机。”

我从他的一个朋友晓勇那里听说了这样一件事情。晓勇是搞摄影的,吴毅强跟他说自己也是摄影爱好者,想学习摄影。后来聊天儿才知道,他学摄影是为了把古文字通过影像的方式更好地展现出来。

我这时才知道,他换智能手机,是因为需要有大的屏幕,与同行进行更好的图片交流。(章咪佳)


新闻连连看

鲁迅如何讽刺顾颉刚?

一直以来,在我们的教科书里,大禹都是中国上古时期杰出的治水英雄。他因拯救黎民于水火之中被舜定为继承人,后成为夏朝开创者。

但是,在民国时期的学术界,对大禹的真实身份的认知有不同的声音。1923年,顾颉刚发表《与钱玄同先生论古史书》一文。在文中,顾颉刚提出了“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”的概念。他认为中国的上古史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后世逐渐伪造出来的,因此越往后,传说中的上古史越久远,上古史中的人物形象越丰富。

据说,他提出这个理论的灵感来源于看戏。顾颉刚是个京剧迷。他发现出现时间越晚的剧目,故事情节要比早先的剧目更充实、丰富。

顾颉刚在论证理论正确性的过程中用到了大禹的例子。他翻遍古籍,发现最早记载大禹的是《商颂·长发》:“洪水茫茫,禹敷下土方。”在最初的记载里,禹不是作为凡人出现,而是一个下凡的神。直到鲁僖公时,大禹才开始作为一个人间之王被传颂。

那么,本为天神的大禹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?《说文》中说:“禹,虫也,从厹,象形。”《说文》对“厹”的解释为“兽足蹂地也”。顾颉刚据此认为“以虫而有足蹂地”,故禹的外形应为蜥蜴一类的动物。

这确实是一个骇人听闻的说法,如果顾颉刚只是一个贩夫走卒,也许大家只会一笑置之。但是,顾颉刚是胡适的学生,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后曾在北京大学任教。此等人物的惊人言论自然在当时的学术界引起了极大的震动。当时,鲁迅先生给顾颉刚起了一个外号——“鸟头先生”。这个绰号从何说起?鲁迅利用顾颉刚解释“禹”的方法解释“顾”。他说“顾”从“页”,音“雇”,“雇”的本意乃鸟,而“页”的本意是头,所以“雇”的意思是鸟头,那么说顾颉刚是“鸟头先生”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

责任编辑:

附件:

许昌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

地址:许昌市龙兴路报业大厦 邮编:461000 豫ICP备:05010577号 业务电话:0374-4399669 值班电话:0374-4399669 邮箱:cn.21xc@foxmail.com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