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昌日报客户端

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

关 闭

多元老行当,承载厚重文化

摘要: 货郎、银匠、补锅匠、铁匠、磨刀匠、修笔匠……老行当曾经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承载着时代记忆和独特的地域文化。随着时代发展,耳边的吆喝声越来越远。但在很多“老许昌”的记忆中和许昌的部分地名中,依旧留存着老行当的痕迹。许昌是一座历史悠久、文化底蕴丰厚的古城,许昌老行当往事无疑是一份珍贵的城市记忆,彰显了厚重的传统文化。

许昌学院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内馆藏的屠户用具。

许昌学院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馆藏的传统匠人的工具。

  核心提示

俗话说: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社会分工日益细化,便产生了各个行业。

货郎、银匠、补锅匠、铁匠、磨刀匠、修笔匠……老行当曾经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承载着时代记忆和独特的地域文化。随着时代发展,耳边的吆喝声越来越远。但在很多“老许昌”的记忆中和许昌的部分地名中,依旧留存着老行当的痕迹。许昌是一座历史悠久、文化底蕴丰厚的古城,许昌老行当往事无疑是一份珍贵的城市记忆,彰显了厚重的传统文化。

经济发展,推动社会分工多元化

中国有句名言: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”所谓“行”即行业,通俗地讲就是不同的社会分工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,唐代就已出现了三十六行。三十六行随后又衍生出民间常说的七十二行或三百六十行。

许昌地处中原,交通便利,自古以来商业比较繁荣。禹州的药材、白布、瓷器、煤炭、石灰在清末已经闻名省内外。1906年,随着京汉铁路的开通,许昌跨入了火车时代,许昌的商业得到迅速发展。从20世纪20年代起,河北、山西、浙江的许多商人相继来许做生意,成立了一批带有封建性质的商号。当时,杂货、首饰、棉纱、布匹商店集中在南大街;粮行、油坊集中在奎楼街;干鲜果店集中在北大街;烟行集中在公兴存街和烟行街;皮货行、煤场、棉花庄、铁货铺散布全城。

据1933年编纂的《许昌县志》记载,随着京汉铁路的开通,不少头脑灵活的许昌人开始了经商之路,商业日渐繁荣。仅仅在许昌城中就出现了各种商号,分为数十帮,如盐帮、烟帮、钱业帮、花线帮、皮帮、书店帮等。按照当时的标准,民众的社会职业按照农业、商业和工业三大类进行划分,其中工业方面主要分为竹工、木工、金工、织工、染工等数十种,身份有师傅、伙计、学徒等。

20世纪30年代,许南公路通车,进一步促进了许昌商业的发展。充满生活气息、多元化的行业因为有了匠人的代代传承,在人们的生产、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,承载着厚重的文化

说起货郎,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了,但对于很多“老许昌”来说并不陌生。

“小时候,村里人将走街串巷的货郎称为‘拨浪鼓儿’。因为货郎常常会拉着架子车或骑着自行车,手摇拨浪鼓儿吸引人们的注意。”市民张志德介绍,20世纪80年代,许昌的很多乡村都能见到拉着架子车或挑着货担的货郎。他们携带的木箱子内放置有糖豆、橡皮筋、头绳儿、江米球、气球、缝衣针、线等。人们拿着家中废弃的破铜烂铁或者塑料,便可“以物易物”。

在旧时的许昌,和货郎一样的老行当曾有很多。老式榨油机、织布机、纺车、刨子、手动推子、制坯工具……在位于许昌学院的中原农耕文化博物馆内,一件件见证传统老行当的实物静静地“躺”在展厅,供人们观瞻,散发着浓郁的文化气息。这些物件的“主人”曾经是榨油匠、纺织匠、木匠、剃头匠、泥瓦匠、屠户等。“保留这些老物件并非‘抱残守缺’。”该馆名誉馆长汪庆华认为,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,我国传统农业生产方式、生产工具和农民的生活方式、生活用品等已经或正在发生着巨大变革。站在时代转换和文明嬗变的历史节点,抢救性地创建农耕文化专题博物馆,不仅是必要的,而且是十分迫切的。据统计,自2012年开馆以来,该馆迎来了上千支参观队伍、数十万名参观者。很多年轻人来到这里,观瞻着实物,听讲解,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原厚重传统文化的理解。


我市部分地名尚存老行当的印迹


如今,在许昌的一些地名中还能寻找到老行当的印迹。如位于国家许昌经济技术开发区长村张乡的塘坊李社区、染坊李社区就是如此。塘坊,据说由“糖坊”而来。据当地村民介绍,很久以前,有一李姓人家率先开了家制糖的作坊。后来众人纷纷效仿,该地逐渐因糖而闻名。而染坊,顾名思义,则是因为许多当地人开设染坊而得名。染坊,作为一种十分古老的行业,早在唐代就已经盛行。“我小时候,衣服的主色调是蓝色、黑色。”86岁的市民张留义说,过去人们穿的衣服都是染的,染料可以从染料铺购买,黑色、蓝色都有。旧时许昌城内聚奎街、城隍庙后街(今市场后街)等地有好几家染坊。

位于市区北大街的汪公祠胡同,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胡同。据20世纪90年代出版的《许昌市地名志》记载,清顺治十六年(公元1659年),许人仰慕知州汪潜德政,建汪大夫遗爱祠,故名。后来,这个胡同里因聚集了一些屠户,被许昌人称作杀猪胡同。据经营卤肉店多年的毛太全回忆,其父亲曾在这个胡同当学徒,学习杀猪、卖肉技艺。

据1989年出版的《许昌食品志》记载,民国初期,许昌老城内的肉食销量很少,只有数家屠户。他们大都是五更宰猪,早晨赶集卖肉。肉架多分布在衙前街、寇家巷、小十街,当时俗称“露水集”。有时屠户宰杀一头猪当天卖不完,因无冷储设备,就用布或筐吊到井里,次日再卖。收猪的方法是由经纪人(行户)陪同到乡下入户、赶集去买猪,有的当时不付钱而只交定钱,宰后卖了肉再付款。屠户大部分没有本钱,多数是拿卖猪户的钱周转,有的拖欠数天甚至数月才能付清。

1982年,市地名办对许昌地名进行普查时,将杀猪胡同更名为汪公祠胡同。从此,这条胡同有了新名字。


新闻连连看

唐代出现三十六行

唐代将当时社会上的行业分为三十六行。宋代周辉的《涛波杂志》记载,三十六行有肉肆行、海味行、鲜鱼行、酒行、米行、酱料行、宫粉行、花果行、茶行、汤店行、药肆行、成衣行、丝绸行、顾绣行、针线行、皮革行、扎作行、柴行、棺木行、故旧行、仵作行、网罟行、鼓乐行、杂耍行、采辇行、珠宝行、玉石行、纸行、文房行、用具行、竹林行、陶士行、驿传行、铁器行、花纱行、巫行。


屠户敬张飞为鼻祖

在旧社会,屠户被人称为“下九流”,受人歧视。他们为祈求生意兴隆,凡汉民屠户家家户户都敬有张飞神像。相传,屠宰行业是以三国时张飞为鼻祖,张飞自幼屠宰卖肉为生,随后与关羽、刘备结拜。他们打富济贫,驱恶扬善,后都成名,被百姓称道为“三条神龙”,各地先后修建“三义庙”纪念他们。每年阴历八月廿一日至八月廿三日,许昌的屠户们会集资在南关卧狗堂“三义庙”前演戏三天,以示纪念。

此外,各行各业还有各自的鼻祖,如木匠、石匠、瓦匠、绳匠的鼻祖为鲁班,陶匠的鼻祖为范蠡,纸匠的鼻祖为蔡伦,盐匠的鼻祖为葛洪,补锅匠、面塑匠的鼻祖为女娲,说书匠的鼻祖为柳敬亭、周庄王,捕鱼匠的鼻祖为姜太公,笔匠的鼻祖为蒙恬,编制匠的鼻祖为刘备,织布匠的鼻祖为黄道婆。



责任编辑:

附件:
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