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昌日报客户端

请用浏览器扫描下载

关 闭

矿山机械厂家属院有40年历史,电路老化、墙体陈旧

矿山机械厂家属院:红极一时的老家属院,期待经过改造换新颜

摘要: 走进五一路矿山机械厂家属院,让人仿佛看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生活场景。筒子楼、4层小户型家属楼,都是那个年代的标志性建筑。3月6日,在五一路街道办事处纪工委书记宋俊强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这个正在进行“四改一增”改造的家属院,倾听老厂故事,期待未来变化。

矿山机械厂家属院热心居民赵锡铭向记者介绍小区现状。

走进五一路矿山机械厂家属院,让人仿佛看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生活场景。筒子楼、4层小户型家属楼,都是那个年代的标志性建筑。3月6日,在五一路街道办事处纪工委书记宋俊强的带领下,记者来到这个正在进行“四改一增”改造的家属院,倾听老厂故事,期待未来变化。

矿山机械厂曾经很红火

“这栋楼是我们院盖的第一栋家属楼,有整整40年历史了。”矿山机械厂老职工郭文甫一边指着一栋临街的4层小楼,一边回顾厂子的历史。

矿山机械厂的前身是许昌拖拉机站,为国有企业。1969年,随着社会的发展,拖拉机渐渐多起来,拖拉机站改成农机修造厂,专门生产和修理农业机械。1973年,随着煤矿产业的兴起,农机修造厂又改为矿山机械厂,专门生产矿业所需机械。

“那个时候我们厂很红火,生产的都是垄断产品。”据矿山机械厂老职工赵锡铭介绍,矿山机械厂最为红火的时期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,那时周边几十个城市都来这里订货。“那个时候整天加班,虽然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9.5元,但大家拼命干活儿,一心为厂付出。”

家属院的5栋家属楼是在1978年开始建造的。“5栋楼在1995年全部建好,当时厂里请人负责家属院的日常管理、维护。”郭文甫说。

厂破产,家属院成了“没娘孩儿”

“后来,随着厂子效益下滑,财政困难,家属院慢慢就没人管理了。”郭文甫说,2000年,厂子改名为许昌双龙矿山机械有限公司,转型为股份制。但是转型后,效益并没有变好,没有人看大门,垃圾也无人处理。

就这样,家属院成了无人管理庭院。

该家属院住的都是矿山机械厂的老职工,有的热心人主动清扫垃圾,但是运输垃圾需要费用。

“没办法,我们就开始收钱清运垃圾。”郭文甫说,刚开始那两年比较便宜,每家每月12元。现在涨价了,老职工住户每家每月17元,租住户每月30元。由于厂子在2014年宣告破产,很多老职工的养老金都很低,每月17元的支出对于一些人来说也是一笔负担。“别看这些家属楼很破旧,却是一些家庭唯一的住房。”

居民对于改造都很期待

“我们这个家属院水、电、气都没有改造,用的是液化气;水表是整体的,每家每月均摊水费;电路老化,蜘蛛网一样的电线布满院子,十分不安全。”赵锡铭说,有一次因为电路老化,好几家的多个电器烧毁,险些酿成火灾。

此外,最让大家头疼的是下水道,因为没有人清理,经常污水遍地。“小区没有大门,存在安全隐患。”

自从听说要对家属院进行整改,所有人都很欢迎。“也不知道改造成什么样,我们很期待。”

五一路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宋军强分包这个家属院。他说:“这次整改有很多内容。与天然气公司对接,看看适不适合开通天然气;翻新车子棚,让电动车充电更安全;整改下水道;清除小菜园和私搭乱建;水电网重新改造;旧墙内外翻新;为小区安装大门和监控;成立业主委员会;设立小区文化墙。”

听了宋军强的计划,现场的居民都伸出了大拇指。“已经40年了,我们对这个家属院很有感情。我们希望它成为城市的一道风景线。”


责任编辑:

附件:

博评网